韓劇劇名近日時興口語化 帶起話題但對收視沒大幫助

有留意近來韓劇劇名的觀眾,也許發現這陣子不少韓劇也流行以口語句式,來為劇名命名,例如 JTBC 的《前輩,那支口紅不要塗》(선배, 그 립스틱 바르지 마요)與 MBC every1 的《拜託不要見那個男人》(제발 그 남자 만나지 마요),單看劇名,便會不其然讓人聯想起那是一句,像一位男主角在向女主角表達出充滿語意的對白一樣,既心動又令人難忘。

《前輩,那支口紅不要塗》(선배, 그 립스틱 바르지 마요)
《前輩,那支口紅不要塗》(선배, 그 립스틱 바르지 마요)

《拜託不要見那個男人》(제발 그 남자 만나지 마요)
《拜託不要見那個男人》(제발 그 남자 만나지 마요)

除了那兩部作品,已宣佈即將開拍,或已在製作進行中的其他幾套韓劇,例如有宋慧喬參演的劇目《現正在分手中》(지금 헤어지는 중입니다)、朴寶英與徐仁國飾演男女主角的《某一天滅亡來到我家門前》(어느 날 우리집 현관으로 멸망이 들어왔다)與 Netflix 即將推出的韓劇《我希望明天地球會毀滅》(내일 지구가 망해버렸으면 좋겠어)等等劇集,今年至少有 5 部韓劇以超過 10 個字的長篇標題與觀眾見面。
對於曾經有一段日子熟悉以 5 個字作劇目的時代,如《巴黎戀人》(파리의연인)、《玫瑰色人生》(장밋빛 인생)與《天國的階梯》(천국의계단),或是喜歡以人名為劇集命名,包括有《大長今》(대장금)、《朱蒙》(주몽)與《我叫金三順》(내 이름은 김삼순),近來韓劇劇名的變化,對於那些一直以來習慣留意以簡潔原則記緊劇名的中年觀眾來說,這是使他們感到陌生的趨勢。
據韓國媒體訪問製作相關劇集的幕後團隊,他們大多表示為了引起外界好奇心,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偏向取較口語化,兼長題目來為劇集取名。就如劇目《某一天滅亡來到我家門前》,如果只是縮減選取《滅亡》二字,根本沒能向觀眾展露出劇情所具有的幻想愛情劇的特質。另外,那些劇目,原來大部份都是來自劇集裡,男女主角最經常掛在口邊的台詞,因而每每讀到劇名,觀眾就能看到主角們想要說什麼,也能讀出他們的心情,增加互動的回憶效果。
而且,現在不少劇集名稱,都是根據原有網絡漫畫直接改編而成,而那些網漫也是按時下年輕一代的口味,把作品名字以較口語式來命名,所以為著忠於原著,劇集亦會毫不改動,保留原有名字,使觀眾更有原著的共鳴感。而據韓國的 Kakao Page 去年公布的計劃所指,它們將在從本年開始,在未來 3 年間,把該網站上 65 部網絡漫畫,一一改編成電視劇和電影,足見以長句式的劇與戲目標題,將會是未來數年韓國影視圈的新冒起潮流。
再者,自 2018 年以來,韓國書籍出版市場上,以口語體為題的作品不只越見流行,它們也往往大受讀者歡迎,就如白洗嬉的《雖然想死,但還是想吃辣炒年糕》(죽고 싶지만 떡볶이는 먹고 싶어),以大眾化的親切感口語體作題目,探討輕鬱症下的日常生活,讓生活疲憊的年輕人,也能從中得到治癒,因而廣得大量正評口碑。
韓劇劇名近日時興口語化 帶起話題但對收視沒大幫助
雖然短句的電視劇題目正在被改朝換代,取而代之的是,口語體的長句型劇目成為流行文化的新潮流,甚至出現了一些不知道該從哪裏讀至停頓而喘不過氣來、近 20 個字的為題的劇集名稱,只是,長不等於收視率同時延長擴張,那些劇名只是帶來了話題,就如《前輩,那支口紅不要塗》開初啟播收視率只有大概 1% 至 2%,而《拜託不要見那個男人》更僅只維持在0.2% 至有 0.5%,所以說是變革的改端,看來還是言之過早。
---
報導來源:https://bit.ly/3teh1cy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