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鐵雨 2》:擺脫「大國政治悲劇」下的朝鮮半島?

* 內文有電影內容劇透,敬請留意

《鋼鐵雨 2》:擺脫「大國政治悲劇」下的朝鮮半島?

「對於南韓而言,跟北韓反目成仇,且更讓朝鮮半島陷入悲痛的分裂局面,從不是他們所想。一切,都是源自於只顧自身國家利益的一眾周邊列強,對這半島各懷鬼胎,虎視眈眈,藉分化與離間,把和平與團結淘空於兩韓的同族之間,使戰火成為他們的宿命。」

南韓導演楊宇碩對朝鮮半島問題尤其敏感,作為創作出以同名網絡漫畫改編,講述北韓發生政變後,來自南北韓兩名情報要員如何收拾殘局,讓原來就在核戰邊緣的朝鮮半島,扭轉危機,重建昔日和平環境的電影《鋼鐵雨》。事隔兩年多,他再以首集幕前幕後的原班人馬,把他在網絡發佈的漫畫內容,再次改編成此故事的第二部。

《鋼鐵雨 2》:擺脫「大國政治悲劇」下的朝鮮半島?

《鋼鐵雨 2:核戰危機》雖然在片名上作為前作的延伸,但在內容與取角上,卻是截然不同的全新怖局。前作的兩位主演,鄭雨盛和郭到元改變國籍出演,雖然涉及兩韓關係,但《鋼鐵雨 2:核戰危機》卻將故事的範圍,擴大到美國、日本、中國與至俄羅斯等周邊國家的戰線之上。故事提到 30 年來一直製造核武的北韓,經過長時間考慮後,決定跟美國達成以棄核來交換與華府建交的和解協議,鄭雨盛飾演的南韓總統和柳演錫飾演的北韓最高領導人委員長,以及安格斯麥菲恩飾演的美國總統,為了簽訂象徵著北韓與美國的和平協定,聚集在了北韓元山。

但就在三位首腦間的意見分歧絲毫沒有縮小的前題下,對北韓棄核不滿,由郭到元飾演的北韓護衛總局局長,便決定發動政變,綁架三位首腦,並帶到核潛艇上當作人質。而他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跟北韓血盟國中國維持關係,而不是美國,且在俘獲三位首腦後,實行自己的圖利計劃。

錯綜複雜的東亞多國關係

無論是鄭雨盛的南韓總統、柳演錫的北韓最高領袖,還是安格斯麥菲恩的美國總統,在電影呈現出的舉措與形象,都不期然地讓觀眾聯想起現實上的文在寅、金正恩與特朗普。戲裡戲外,除了人物角色有微妙的實際聯想,故事架構的設定,當中亦蘊含了導演楊宇碩對東北亞現實政治與國際局勢,帶有一種從南韓國民視野的理解。
作為冷戰結束的勝利者,超級大國的美國眼中唯一的敵人,正是處於崛起之際的中國。因此,眾多國家利益考慮之下,美國當下至為最重要的國策,就是希望與圍繞中國的國家,一起向中國施壓。就如電影中,美國的「影武者」計劃,就是要利用美國的盟友日本,借釣魚台衝突一事誘導中國向日本發動攻擊,從而白宮可以保護美日同盟國之名,與中國以戰爭來決定命運。

《鋼鐵雨 2》:擺脫「大國政治悲劇」下的朝鮮半島?

受右翼左右政權的日本政府,便順華府之水而推舟,借戰火爆發來修改戰後的和平憲法,重新建軍並建立正常化國家的目標。但從歷史得知,東北亞局勢若出現不穩,朝鮮半島將成為大國決戰下的被犧牲品:中國則希望拉攏南韓,遊說青瓦台不要參與美日軍演,來分化美日韓的三國同盟友誼,從而爭取更多時間與空間增強國力;北韓軍方強硬派則希望借日本軍國主義復辟的野心,鞏固跟中國唇寒齒亡的共產盟友關係,並藉核武這策略性武器,摧毀美國入侵平壤的野心。

由外部勢力開始的朝鮮半島危機,問題是南韓雖然是主要的交涉國,但他們卻不是影響半島局勢走向的主體。從民族與領土分裂起、到韓戰的爆發、後來簽署的停戰協定、北韓核問題,甚至在解決朝鮮半島統一的爭議上,從來南韓都只在從旁觀察,沒有發言和左右大局的位置。就如電影中鄭雨盛的南韓總統一樣,半島一旦爆發戰爭,他是受害最大的國家首長,但為了阻止戰爭,他能做的事情卻極其有限,唯一能做最好的方法,就是在北韓和美國之間的對話,搭造橋樑,協調雙方意見和引導協商的作用而已。這就是南韓在東北亞列強左右下,無可奈何的寫實姿態。

《鋼鐵雨 2》:擺脫「大國政治悲劇」下的朝鮮半島?

美朝終極和解的可能性

《鋼鐵雨 2》以美國與北韓就解決北韓核問題開始,並以兩國最終摒棄紛爭矛盾,簽署平壤與華府建交的歷史性一刻作結。從虛擬的電影空間,轉移至現實下的朝鮮半島環境,過去兩年多,自 2018 年 6 月美國總統特朗普跟北韓領袖金正恩於新加坡舉行史無前例的美朝首次元首峰會後,後來我們又再見證過第二輪的越南河內「特金會」與板門店的第三次會面。二人三道見面,一直只是雷聲大雨點小,不單北韓棄核之路仍是遙遙無期,更遑論美朝兩國能否破革地正式建交,電影中呈現的美好結局,又會否只是導演楊宇碩一廂情願的空想而已?

美國在舉行三次美朝首腦會談後,仍然未能使兩國關係得到迅速發展,可以認為,這是因為美國權力核心內部,還沒有對兩國建交帶來的利益盤算,達成共識。萬一平壤與華盛頓建交,與北韓的緊張關係結束,朝鮮半島從此踏進和平時代以後。在這種狀態下的半島環境下,青瓦台會否要求美軍從此撤出朝鮮半島?甚至會否因為欠缺了衝突的不安狀態,南韓減少購買美國武器,影響對遊說白宮政策至為重要軍售公司的經濟利潤?

美國這種「因為緊張關係,才能達致和平」的悖論,觀乎美國外交關係歷史上,不曾令人陌生。就如 70 至 80 年代期間,印度宣報擁有核武並進行核試,但美國從實際上卻容忍了印度保留核能力,這是因為相信擁有核武的印度,能牽制巴基斯坦及中國的地區影響力。因而,美國只有在確信和敵對國家締結和平關係後,能加劇敵對國家和第三國的緊張局勢,才會開始著手締結雙方的和平關係。

結果,不難理解只有在與北韓的緊張關係結束後,北韓和第三國的緊張關係在朝鮮半島周邊重新形成,並認為南韓因此只能繼續購買美國武器,在這些前設成立下,美國才有可能轉變態度,跟北韓建立和平的外交關係,而且,況且北韓國內體制黨軍政三家長久以來關係密不可分,像電影內把北韓軍方的軍事政變,設定為美朝和平協定的障礙物,發生機會可能性其實不高。

但無論如何,透過電影《鋼鐵雨 2》中沒講完的故事,與現在的政治面貌聯繫起來,也能讓我們在欣賞電影過後,誘導更加深入地思考看似遙不可及,但卻可能是在剎那間發生的南北韓統一問題。
---
電影《鋼鐵雨 2:核戰危機》Trailer:

 

文章轉載自 Steve Chung 鍾樂偉 facebook 粉絲專頁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