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愛的迫降》結局:反思兩韓關係的未來想像

從去年 12 月 14 日於 tvN 開始首播的劇集《愛的迫降》(사랑의 불시착),經過 16 集的劇情發展後,剛於昨晚隆重煞科。如眾人期待般,北韓軍官李正赫(炫彬 飾)能夠與南韓財閥繼承人尹世理(孫藝真 飾)成功衝破兩韓現實政治的界限,最終取址二人曾經偶遇的歐洲國家瑞士,結下他們的情種,大團圓結終。

作為近年一套不論從劇本編排到實境製作,都極其講究兼認真的有關南北韓愛情的韓劇,《愛的迫降》為炫彬與孫藝真在韓流人氣上也推至另一高峰,二人過去兩個月在韓國網絡話題榜一直雄據首兩名位置,而到了剛結束的結局一集,其收視率甚至創出了 tvN 的新紀錄,以 21.6% 告終,打破了另一套神劇《鬼怪》當年取得的 20.5% 的收視率,成為 tvN 的新收視王。

韓劇《愛的迫降》:介乎現實與夢幻的南北韓愛情故事?

探究為何《愛的迫降》能成為另一套韓劇經典之作,首要原因當然是來自劇作家朴智恩的功勞。早於劇集開播前,《愛的迫降》已備受大眾關注。筆下曾經創作出膾炙人口的《賢內助女王》、《逆轉女王》、《來自星星的你》與《藍色海洋的傳說》等每部都大獲成功的劇集,擁有極其穩定收視保證,且每次也會為劇迷帶來驚喜的作家朴智恩,一直叫觀眾期待她下一步的作品,將會以什麼模樣跟大眾見面。

向來擅長撰寫宿命般愛情故事的朴智恩,這次把《愛的迫降》故事主線,跟南北韓的命運連繫起來。而正正因為兩韓分裂的命運,釀成了男女主角二人,終生也得面對數之不盡離離合合的悲劇。悲中有喜,喜中亦見悲,這種難捨難分的情愫,就是這套劇集扣人心弦之處。

另外,曾經在電影《極智對決》演對手戲,早前也曾傳出過緋聞,炫彬與孫藝真二人再次於電視劇上攜手合作,在這次《愛的迫降》裡,飾演一對來自南北韓的戀人,單是卡士已經有一定號召力。而且,劇中二人同時演活了那種硬朗中帶着細膩的家族繼承人性格,而在遇上猶如命中注定般的真命所愛後,他們把那種為了保護對方,不惜甘願,冒死的情誼,也演得特別叫人為之動容,都是《愛的迫降》的成功賣點之一。

徐智慧演繹出劇中徐丹那份敢愛敢恨的愛情觀、與金正鉉飾演的具承俊曾經擁有過一段雖平行但短暫的相愛時光,他們二人的演出,亦曾為《愛的迫降》的副線帶來不少點綴。

徐智慧演繹出劇中徐丹那份敢愛敢恨的愛情觀、與金正鉉飾演的具承俊曾經擁有過一段雖平行但短暫的相愛時光,他們二人的演出,亦曾為《愛的迫降》的副線帶來不少點綴。而四位正赫的部隊同僚,愛跟尹世理吵鬧的表治秀(楊慶元 飾)、沉迷愛韓劇的金舟墨(劉秀彬 飾)、沉默寡言的朴光範(李新英 飾)與性格善良的金殷桐(唐俊尚 飾),他們四人偶爾搞笑,但又與尹世理及李正赫埋下溫情又深厚的友誼,那些化學反應,都能為劇集建立出豐富的情感連繫。

還有不得不提四位的北韓主婦,羅月淑、馬英愛、玄明順、楊玉錦,她們每人獨當一面的性格,與那條雖然生活環境辛苦,但充滿著人情味的北韓小村落,每周也能為觀眾送上大量大獲好評的笑聲。當然,剛在奧斯卡獲得最佳電影的《上流寄生族》中,已證明擁有技驚四座精湛演技的張慧珍與朴明勳,二人在劇中飾演徐丹的媽媽及舅父,他們每當見面時會像冤家一樣吵吵鬧鬧,也加重了《愛的迫降》中立體感戲量,使人哭笑不得。

透過優秀的劇本,一眾同是演技派的出眾演員加持,而《愛的迫降》在準備製作過中,為增加劇中有關北韓元素的逼真感,製作團隊更邀請到脫北作家「郭文安」及北韓語言專家白敬允從旁協助,在場景、對白、道具、化妝、服飾等等面向,都力求盡善盡美,盡力呈現出像樣度極高的北韓面貌,也能令觀眾更能投入故事劇情之中。

難怪早前英國BBC 新聞便曾經訪問了一位在南韓生活的脫北者,他也對《愛的迫降》極力讚揚,指這是迄今爲止,他看過有關北韓的作品中最好的一部。

韓劇《愛的迫降》結局:反思兩韓關係的未來想像

只是,跳出劇集,藉李正赫與尹世理,一對來自南北兩韓,雖然是同一民族,大致上說著一樣語言,甚至印下了一段刻骨銘心的情誼,但卻因著南北韓對峙的現實政治分裂狀態,被逼拉開二人挽著的手,釀成了朝鮮半島的「羅密歐與茱麗葉」,二人無法相愛的故事。也值得我們多反思,究竟兩韓統一背後的意義何在。

昔日南韓國內大部份以北韓為題材製作的影視作品,每當呈現出北韓角色的時候,多把他們描繪成已被平壤政權完全洗腦,詭計多端且毫無情感地執行殺人計劃的特務。而且,藉那些作品,南韓民眾也只會把北韓聯想成饑荒、貧窮與屍橫遍野等負面模樣。另外,縱使談及南韓一方從事對北的工作,好像國家情報院的工務,由於不能曝露於陽光下,公眾眼中多會視他們為無情感的生物,並往往只會對脫北者,寧枉勿縱,向他們嚴刑逼供,對他們屈打成招,扣上間諜的帽子。

過去一段很長的日子,這些影視作品,還有那些已經根深柢固,影響著南韓民眾數十年對北韓印象的統一教育,它們只會高舉「反共」的國家安全為旗幟,去人性化與妖魔化北韓人民,把他們描繪成全都是肆血的殺人魔頭。久而久之,經過數十年受盡這種教育方式,南韓民眾根本只會接受朝鮮半島只能容下敵我分明,而分裂也是理所當然的結局,不會再思考,究竟北方的人民,他們的模樣、想法、價值觀,還有當地的社會與政治環境,跟我們有什麼相似,或是有什麼不同之處?

今天《愛的迫降》的出現,正好是一本比統一教育更值得在南韓推廣,對如何認識北韓的新「教科書」。當中,它的好處,在於當然它依舊有呈現北韓軍部腐敗等各個社會問題,但同時,它也有把陷入資本主義爭產慾望的韓國財閥們,他們的真實面貌作出批判。此外,在人性方面,它亦有在市民心目中,拉近了南北韓的距離,使看著劇集的觀眾,也能親切地感受出北韓也是人活著的地方,都有人性存在,而當地的人民也有溫情、友誼與互助,不只是一見到南韓人,便會劍拔弩張。

早前武漢肺炎爆發之前,南韓總統文在寅原在新年記者招待會上,曾經闡明推進對北韓個別旅遊的理念,並且曾廣納意見,希望能更進一步以旅遊方式,拉近兩韓民眾的友誼。雖然因為疫情發生後北韓忽然決定「封關」,青瓦台才逼不得已地先暫緩討論此計劃。但正如《愛的迫降》所帶出有關兩韓未來關係的反思,要擺脫今天兩地民眾積累已久的誤解,雙方面要多接觸、見面、認識,走出第一步,才能製作出變數,思考出將來兩韓關係該如何走下去。

有一種宿命是,你從第一天開始已經把它接受了,不會再質疑,究竟它為何出現、我們能否有任何可能,把它克服?今天的南韓民眾,無疑也是在活在這個宿命之中。希望《愛的迫降》只是一個新開端,它能激活這個國家,勇敢行出下一步,把尹世理與李正赫未能達成的願望,都能在充滿無限可能的新思維中,找到南北韓將來何以走下去的新可能性。

---
報導參考:https://bit.ly/2SRS0Td

文章轉載自 Steve Chung 鍾樂偉 facebook 粉絲專頁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