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愛的迫降》:介乎現實與夢幻的南北韓愛情故事?

韓劇《愛的迫降》:介乎現實與夢幻的南北韓愛情故事?

相比 2018 年,南北韓的兩國領袖,金正恩與文在寅曾經手牽手地在板門店及平壤,衝破了那條比 38 線更遙遠的格閡,一年內舉行了三次元首峰會,2019 年二人只曾在美國總統特朗普的牽引下,在兩國的軍事分界區擁有短暫的一面之緣,無可否認今年間兩韓的關係,實在較前一年不單沉寂了,甚至只說是冷卻了不少。

近日,當北韓領袖金正恩正劍拔弩張,宣佈成功研發了新導彈技術之際,韓國的影視圈卻未有噤若寒蟬,反而延續了文在寅總統上台後主張的對北韓大吹和風之勢,逆市之下推出了同樣顯而易見的大推兩韓友好的作品,營造出韓國國內的一股影視「北韓熱」。

剛於韓國與其他東亞地區正式上映的電影《白頭山:火山浩劫》(백두산),先聲奪人地透過其故事情節,展現出南北韓在面臨危難之時,那種既本是同根生又不分彼此的深厚民族淵源之情。除此之外,SBS 亦製作了一部,邀請了包括澳洲籍韓國喜劇演員 Sam Hammington 在內,幾位在韓國生活的外國人,一同到北韓旅遊的綜藝節目《Sam Hammington 的北韓之旅》(샘해밍턴의페이스北),同樣也大受韓國觀眾歡迎。

不只是友愛憐憫,亦已在 12 月中旬在 tvN 頻道正式啟播,由 《來自星星的你》與《藍色海洋的傳說》的朴智恩作家撰寫劇本的劇集《愛的迫降》(사랑의불시착),故事更是以一對來自南北韓二地,偶然相遇並戀上對方的情節,在首播出的頭數周收視率,錄得近雙位數的百分比,足見它扣人心弦的程度,絕對不容忽視。

講述因滑翔事故而迫降在南北韓非武裝地帶 (DMZ)的財閥繼承人尹世理(孫藝真 飾),和拯救她於危難,保護並與她陷入愛河的北韓軍官李正赫(炫彬 飾)的《愛的迫降》,籌備、取景與製作,是近年云云多部有關北韓專題的劇集中,最仔細並認真的一部。那麼,究竟在劇中曾經出現有關北韓軍隊與社會內部的情節、橋段與風俗,多少是真,又有多少只是虛構的劇情而已?

韓劇《愛的迫降》:介乎現實與夢幻的南北韓愛情故事?

真實故事配以細心取材

以「南男北女」愛情故事為情節的韓劇,2019 年 tvN 的《愛的迫降》絕不是首部作品。2012 年由 MBC 製作的《愛上王世子》(더킹 투하츠)還有 2014 年 SBS 的作品《異鄉人醫生》(닥터 이방인),都是較早期以同樣題材製作的韓劇。然而這次由作家朴智恩編撰的劇本,與昔日的純虛構有異,原來這個故事的起源,是來啟蒙自一個真實曾經發生在南北韓間的類似事件。

據朴智恩所說,她執筆創作《愛的迫降》這個故事,是早於 2008 年之時。當時,她看到韓國的新聞報導,有一天說到有一位韓國女演員乘著一艘遊艇,不慎駛過了南北韓的軍事分界線,闖進了北韓地域,並曾與北韓一名軍官對話,後來為逃避北韓海岸軍追捕而逃跑。而這個「越北」的逃走事故,啟發了朴智恩,她希望以類似情節,編寫一個關於兩韓男女的愛情故事。後來,為了增加故事的延續與娛樂性,她便把當中的主要情節,修正為以一次滑翔傘事故而不幸落入北韓領域的意外開始。

另外,為著讓故事更能切實地反映北韓真實社會的一面,劇集製作團隊,先邀請了脫北作家「郭文安」(音譯「곽문안」)為與北韓相關的內容,提供其親身體驗的意見,並就已撰寫的故事情節,修正並加入具北韓特色的潤飾部份。此外,與一貫以北韓橋段製作的韓劇,對白內容大多鮮會加入真實反映北韓社會的流行用詞,而且亦受制於大多脫北者都是來自北部新義州等地,不少韓劇中的北韓角色都只能以新義州地區的口音,來扮演劇中的北韓人物,這次《愛的迫降》為了隆重其事,並希望製作出實際反映出當下北韓社會的真正效果,便特意邀請了北韓語言專家白敬允(音譯「백경윤」),擔任劇中北韓人物對白的相關諮詢和指導,並加入了平壤口音與社會流行用字,細緻地令劇集更加可觀。

韓劇《愛的迫降》:介乎現實與夢幻的南北韓愛情故事?

劇集反映北韓真實一面

既然在前期編製下了不少準備苦工,《愛的迫降》在觀眾的鏡頭面前呈現出來的,其實都不乏如實地反映北韓社會實際面貌的素材。例如,第二集當一眾北韓婦女在海邊醃製白菜的情境,據有韓國媒體訪問脫北者所說,由於北韓鹽產有限,屬珍貴的東西,但醃製泡菜卻又需要用鹽,於是當地的居民們,便習慣聚在一起用鹽水醃製泡菜,又或者在海邊附近,乾脆用海水醃製白菜,情況就如劇中的情節相類似。

此外,由於北韓國內不少地區都有供電不足的問題,難以在家中擺放冰箱,如劇集中顯示出的一樣,當地的百姓都會在家中地下,加設一個地窖,稱為「泡菜地窖」,把泡菜與其他醬料,一應擺放在那裡,以天然的方式儲藏,減少變壞。而到了晚上斷電時份,跟劇集呈現的面貌一樣,普通居民多會家中以火柴點燃蠟燭或以可樂罐做的油燈,來製造燈光。至於有錢的家庭,則會有後備電力發電機,以汽油推動摩打發電,這些情況都不時發生。

至於在第二集中我們曾經看到過的「住宿檢查」,據韓國媒體訪問脫北者所言,這是北韓每個月都會進行三至四次的家居檢查制度。這種檢查,一般都是在半夜突擊,查訪民居中已登記的家屬成員是否在家,或是會否窩藏其他沒有登記的人士。而且,查證期間,人民班代表也會順便查察家中有否收藏,從地下市場買來而未經批准使用的「非北韓製造」電器。

另外,在第二集中女主角尹世理在洗澡時,在一盤熱水上加上一個塑膠袋保溫,同樣據脫北者所說,這也是他們當年在北韓生活時,冬天慣常洗澡的折衝辦法。而劇中的飾演男軍人的配角,在工作期間因聚精會神地看韓劇《天國的階梯》而沒有留意女主角尹世理逃過邊界,當然實際上發生這樣的事件機會不大,但北韓人透過不同途徑,迷看韓劇已不是近一兩天的新鮮事。其實,據不少脫北者所言,北韓國內不少地下市場,都有以偽裝北韓封套,內裡實際上是韓劇的影碟大量銷售,而 2003 年北韓政府在嚴厲打擊下,便一下子搜獲了數十萬張內含韓劇的不法影碟,當中不少都是《天國的階梯》的錄影本,難怪劇集都是以此作情節,描述了北韓軍人都是愛看此劇。

同樣,如劇中展現出的地下市場類似,一些專門從事對外經商的北韓商人,會透過在中國入手一些由韓國生產的商品,偷運至國內,在那些稱為「Jangmadang」(장마당)的黑市市集出售。只是,如化妝品這類產品,一般商人都不會主動把實物擺放在公眾面前,都是用布包好,待客人有意問到,才會拿出來展示。亦如一些從韓國流入的家庭電器,那些品牌名稱,商販也會用貼紙掩蓋,避免過度張揚,引來危險。

至於劇中的主要人物,如由炫彬飾演的北韓軍官李正赫,是北韓總政治局局長的兒子,並曾經留學瑞士。當然作為總政治局局長,地位顯赫,且位高僅次於最高領導人金正恩及最高人民會議常任委員會委員長崔龍海,他的兒子能夠出國讀書,自然機會較大。但他的實際年齡,卻應該不至於劇中的男角年輕,因為在北韓能當上總政治局局長的人,年齡多以達七旬或以上,一般而言他們的兒子都已是五十代。另外,金正鉉飾演的一位為了逃避追捕而流亡北韓的外國人,當然在真實環境下,算是天馬行空,但其實這個角色,也有不少今天仍然在北韓生活的日本人藤本健二,一定的聯想參考。

而劇中曾經出現過的擁有無尚特權的「727 車牌」、對韓國專派特務「11 科」,都是真有其事,只是車牌方面,它則是「216」,因為這是已故北韓領袖金正日的生辰日子,擁有這號車牌的高級幹部,在北韓都是最高品位的人,行走無阻。

當然,如像劇中尹世理般,忽然進入兩韓軍事地帶,忽然「越北」,其實都會觸犯了韓國的國家安法,而據《軍事基地及軍事設施保護法》規定,未經許可進入管制保護區域時,可被判處 1 年以下有期徒刑或 1000 萬韓元以下罰款。而且,後來若如尹世理一樣,向北韓方向逃跑,進入北韓國境範圍,按韓國的「國家保安法」規定,未得國家批准進入敵國(北韓)範圍,即已觸犯此法,違者可判以 10 年以下的有期徒刑。

所以,無論最終《愛的迫降》結局是,尹世理「越北」,或是李正赫「變節韓國」,實際上在今天兩韓對峙的環境下,結局都難以是「Happy Ending」。但畢竟劇集歸劇集,既然是虛構,那就讓我們劇迷好好享受當中的幻想空間,想像由朴智恩作家創作的故事,最終結果,會如何出現像《來自星星的你》與《藍色海洋的傳說》,超乎常人的外星人及人魚愛情,如何套用在今天的兩韓關係上了。

文章轉載自 Steve Chung 鍾樂偉 facebook 粉絲專頁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