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 2019,踏入 2020:十年間韓劇究竟有什麼改變?

上一刻,我們還好像剛剛才迎接千禧的來臨,轉眼間,我們便已跟 2010 年代說再見,正式踏入 2020 的下一個世代﹗

十年前的 2010 年,韓劇的市場規模,還只是剛剛建立了其在亞洲領導的龍頭地位;十年後的今天,韓劇在經歷 2014 起始的狂熱潮流後,現在韓劇的市場,已成功衝出亞洲,超越洲份的界限,大舉闖進北美、歐洲、南美,甚至遠至非洲等地。

現在韓劇的市場,已成功衝出亞洲

而且,隨着 2010 年代韓國頻道多樣化,有能力製作電視劇的韓國電視台,已經從傳統的三大「地上波」,擴充到有線以至新冒起的綜合編成頻道。今天,接近十家電視台,每週有數十部電視劇問世,為世界各地數以億計的觀眾,提供源源不絕的劇集娛樂節目。另外,乘著智能電話與平板電腦的興起,當下的觀眾不僅可以通過傳統的電視,欣賞那些劇集內容,還可以透過手機等新平台,根據個人喜好時間與選擇,挑選適合自己的各種作品。

那麼,在這個新世代的環境改變下,總結韓劇的市場方向,在過去十年間,曾經出現了什麼變化?

奇幻愛情故事成收視保證

愛情橋段,當然維持著它在韓劇市場中,屹立不倒的長青地位。只是,相較於 2000 年代的愛情故事,踏入 2010 年代開始,編寫韓劇的劇作家,便決定大舉開展了天馬行空的創新變化,把每一個故事情節,都加入了脫離現實框框的虛擬設定。

由玄彬及河智苑飾演男女主角的 2010 年劇集《秘密花園》,就把靈魂交換的奇幻現象,加插在主角間的關係上,為觀眾帶來了充滿豐富想像空間的戀人關係新想像。其後,2014 年風行亞洲,由朴智恩撰寫的故事《來自星星的你》,更加把金秀賢與全智賢二人,寫成了一個來自外星,一個是著名女明星,二人跨越人與外星人限界的而最終戀上的奇幻愛情故事。

2010 年劇集《秘密花園》,就把靈魂交換的奇幻現象,加插在主角間的關係上
《秘密花園》

二人跨越人與外星人限界的而最終戀上的奇幻愛情故事
《來自星星的你》

後來同樣曾經在亞洲廣泛引起熱潮的 2016 年劇集《鬼怪》,也是沿走這個收視成功方程式,把孔劉飾演的男主角,寫成了一位因含冤未散的鬼神,後來成為了女主角金高銀的守護神,並與她開展了一段跨越歷史與現實的動人戀愛情節。而同年同樣在 tvN 頻道播出的劇集《又吳海英》,也是取了相同的橋段,亦在收視上曾經錄得不俗的成績。

開展了一段跨越歷史與現實的動人戀愛情節
《鬼怪》

只是,在這些劇集中,編導喜歡把一眾的男主角,都編造成那種不受現實環境限制的「非人類」設定,原因是他們可以藉擁有異於常人的超能力,往往在柔弱的女主角不幸遭遇到危難之時,都能立刻衝破空間限制,即時挺身而出地拯救並保護她們。這種被稱為「韓國式羅曼蒂克」情節,成功造就了一個又一個包含了超能力、外星人、鬼怪與輪迴等奇幻經典,更讓李敏鎬、金秀賢、金宇彬、孔劉、李棟旭等男星,成為了屬於 2010 年代的韓流男神,叫一眾沉醉在這種角色設定的劇集粉絲,如癡如醉,不能自拔。

時代劇產生與社會「共感」聯想

雖然韓流為韓劇帶來了極高的人氣和影響地位,但其只重金玉堆砌,素材卻反覆不斷地氾濫著明擺的既俗套又偏離現實談情說愛橋段,一直偏受外界批評詬病。但這些作品,不全然是反映 2010 年代韓國市場的全部。排除羅曼蒂克的離地浪漫,能夠跟觀眾共享時代回憶,並且撫慰平常人每天生活上遇上的痛苦,這類以「共感」為賣點題材的韓劇,近年也接二連三成為另一種擁有叫座力的新興韓劇劇種。

2014 年由同名網絡漫畫改編的 tvN 劇集《未生》,想必是開創這股新潮流先河的首部作品。故事講述幾位同樣以新入社員身份加入大企業工作的青年人,如何在職場社會中掙扎求存,《未生》把當下每一位韓國青年上班族面對的痛苦寫照,以寫實角度,栩栩如生地刻劃出來。雖然沒有超人般的超能力,也沒有愛情或戲劇性的喜劇鋪陳,但是即使這樣,不放棄夢想的小市民的故事,還是引起了觀眾們的共鳴,引來了廣泛熱議好評。

《未生》
《未生》

喚起觀眾對往昔生活的「共鳴」聯想,申元浩導演和李祐汀作家聯手製作的三步曲劇集 — 《請回答 1997》(2012》、《請回答 1994》(2013)及《請回答 1988》(2015),絕對是 2010 年代最讓韓劇觀眾勾起無比歷史回憶的劇集。在這三部電視劇中,對曾經生活在那個時代的人,透過劇集重新呈現出那些年的時尚、歌曲與人文面貌,他們都能回想起那種雖然活得不足,但人與人的感情卻來得簡單又深厚的社會集體回憶。而對屬於今個世代的青年人,他們亦可以憑著劇集,更能夠理解那個時代的父母、姐姐與哥哥的青春日子是怎麼樣,並共享當時的感情,使復古與新潮得以在 2010 年的世代並存。

申元浩導演和李祐汀作家聯手製作的三步曲劇集
《請回答 1988》

此外,2018 年以講述一群欲扶助丈夫事業和培育子女成為二代貴族的貴婦故事,由 JTBC 製作的劇集《Sky Castle》,同樣是以寫實地的手筆,反映當下韓國教育制度的壓迫實況,讓每天生活感到疲乏的家長與學生們,都能藉此產生同病相憐的「共鳴感」。而《Sky Castle》在收視上打破了韓國有線電視台的多個紀錄,正好反映出不依賴浪漫或青年偶像,也能製作出精良並高質的電視劇。

《Sky Castle》
《Sky Castle》

專題式劇集吸引特定群眾

上一個時代的韓劇,由於劇集市場仍是由包括 KBS、MBC 與 SBS 在內的傳統三大頻道壟斷,它們製作的劇集,因受其廣泛觀眾群面向影響,故事總要包羅萬有,涵蓋著每一款能夠為不同年齡層的觀眾的娛樂元素。但踏入 2010 年代以後,韓劇生產步入百花齊放的新階段,新冒起的如 tvN、JTBC 與 OCN 等頻道,由於受收費市場規模所限制,觀眾群不如「地上波」般大眾化。但這卻造就成它們反而更會走,為特定年齡群組為焦點,生產以特定專題作賣點的新派韓劇。

這股新劇種風氣,配以在 2010 年代中後期打入韓國影視市場的 Netflix 劇種風格,韓劇也慢慢多步向了如美劇般的製作模式,大膽地開始了以如醫療、穿越、律師、同性戀、偵查犯罪等為主要單一專題製作的劇集。例如 2016 年被譽為該年度最高質素,以一個對講機穿越時空追查殺人罪犯的劇集《Signal》、以律師專題製作,在 2016 至 2018 年接連推出的多套劇集,如《秘密森林》(tvN)、鄰家律師趙德浩(KBS)、《傲骨賢妻》(tvN)與《金裝律師》(KBS),還有以醫學偵探故事為賣點的《檢法男女》(MBC),都是引領 2010 年代韓劇走向專題化的例子。

《金裝律師》
《金裝律師》

反之,2000 年代初期還有一定市場影響力的韓國古代正統大河史劇,其熱潮卻受制於觀眾口味的改變而慢慢失去其原有地位。取而代之,反而是以加入浪漫愛情元素的史劇,如《擁抱太陽的月亮》(2012)與《雲畫的月光》(2016)等,或是以抗日和義兵題材的《陽光先生》(2018),仍能大體地維持著歷史類韓劇的存在空間。

踏入 2020 年代,韓劇的方向,未知又會否能推陳出新,開創另一片新天地?

 

文章轉載自 Steve Chung 鍾樂偉 facebook 粉絲專頁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