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紫妍事件 以「證據不足」結案

十年前張紫妍自殺事件,即使備受社會關注,20萬名韓國民眾向青瓦台請願要求重審,甚至總統介入徹查……

最新消息是,張紫妍案件以「證據不足」結案,很多韓國民眾表示失望。

據韓國媒體YTN報導,20日下午,韓國司法部檢察機關發佈「張紫妍事件」一案的最終調查結果,表示只能確定張紫妍曾經被迫灌酒,但無法證實案中有關的性罪行。更表示從「張紫妍名單」來看,雖然有存在要求其性接待的可能性,但是卻無法有確鑿的證據進行性暴力的相關搜查,實際文件並無法確認真偽。同時還表示調查也將結束,且難以再進行重新調查。

韓國司法部就這個案件表示,「只能確定張紫妍曾經被迫灌酒,但無法證實案中有關性罪行的指控」,亦不能確認張紫妍生前留下的「性招待名單」的真確性,所以不能查明案件真相。

南韓演員張紫妍2009年因不堪多次被逼性侵自殺,有傳當中涉案人士包括前朝鮮日報記者趙熙千、《我人生的黃金期》等韓劇導演鄭世浩、Hite真露會長朴文德、韓國樂天集團會長辛格浩與辛東彬父子以及TV朝鮮代表理事兼專務方正五歷時十年的調查不斷受到阻攔,包括證據消失,娛樂圈人士封口不提,有各種不明勢力想將這件事隱藏直至公訴期限屆滿,但隨著年前#metoo 事件令張紫妍自殺事件再度引起關注,公訴期得以延長至今年三月底,其實這案件的公訴期已經延長過3次,但至今仍未沉冤未雪,加上勝利事件發酵已令輿論蓋過張紫妍自殺事件,有人猜測這是勢力人士轉移公眾視線的策略,目的是讓張紫妍自殺事件不了了之。

張紫妍事件 以「證據不足」結案

張紫妍曾寫道,自己被逼與31個「人客」陪睡超過100次:「我連陪酒女都不如...... 公司在既不是酒館也不是酒店的地方,在(公司3層)接待室、浴室、密室一樣的地方、床上,任意出賣我的身體。被關在房間,被手和瓶子無數次打我的頭,遭受無數的威脅、辱駡和毆打。」甚至在母親忌日也被送去陪酒,後來強迫做絕育手術,張紫妍最終不堪身心受創,結束自己短暫的一生。

312日,韓國網友在青瓦台國民請願版面要求重新調查案件:「延長調查時限,根據張紫妍自殺前留下的名單,徹底重新調查。」短短6天,參與請願的人數已超過63萬,按規定超過20萬人請願時,政府必須在30天內作出回應。

張紫妍事件 以「證據不足」結案

尹智吾從不放棄為張紫妍討回公道

十年前的命案至今沒有查出真相,張紫妍事件揭露了在糖衣包裝下的韓國娛樂圈黑暗的一面。而這十年來,一直努力為張紫妍討回公道的是她的同門師妹尹智伍,她曾目擊對方被逼陪酒,而在張紫妍自殺案發生後,她以目擊證人接受警方調查,曾到過檢察廳13次。每次都盡力提供事實的她,卻發現證供沒有被採用,更反被質疑是假證據,及後開始被人跟蹤、在演藝圈遭到封殺,壓力大到一度必須接受心理治療,甚至要躲到國外生活。不過,由於張紫妍案訴訟期到3月底就要結束,尹智伍如今選擇再度站出來,要求檢方把張紫妍一案的公訴期延長到25年,還死者一個公道。

尹智吾日前以證人身份接受檢方傳喚,但因為與鄭俊英回國是同一天,完全不受注目。317日,她在IG發文,發出和鄭俊英回國現場比對圖,心痛表示:「我是沒名氣的演員,因此遭到無視,在演藝圈被孤立傷心又難受,甚至連記者都是回避的。現在連正確的報導都已經不再期待,只希望可以把採訪的新聞發出來,拜託了。」

她也提到:「我沒有期待過藝人們的應援,但是連『對於發生這樣的事很遺憾』的提及都不願意嗎?雖然可能會很害怕,但是被風吹的人不是我嗎?比起無名的演員,有影響力的演員、歌手們說一句『請求一起參與請願』的話都這麼困難嗎?在SNS上說是這麼困難嗎?雖然我知道你們在害怕什麼,但是風波都會向我來的,所以請幫幫忙吧!昨天第一次收到了一位女歌手說要幫忙的私訊,真的非常感動。」

 

A post shared by (@) on

 

文章曝光後,具惠善在即晚上傳了10年前和張紫妍一起拍攝《花樣男子》的劇照:「在我手裡放暖暖包的姊姊,很可惜連一張照片都沒有一起拍的姊姊,在上天安息吧,美麗的人!」搞笑藝人沈珍華也在IG發文:「真心的為您應援,抱歉用了『不知道參與方式』的藉口,支持再次調查,真心希望張紫妍可以在天上再次微笑。」

韓國總統文在寅早前透過青瓦台發言人金義謙發表指示,表示:「即使是過去發生的事情,如果現在我們處理不當,也會追究我們政府的責任。檢方及警方相關領導層,必須以組織的命運為賭注,徹底查明真相。」要求全面徹查張紫妍的相關案件。

可是,最終以「證據不足」結案,民眾除了失望無奈,似乎已經無能為力了。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