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利 • 鄭俊英事件】監察警方與保護告密者的重要性

還沒有靜止下來,近日為韓國娛樂界帶來極大震盪的「勝利 • 鄭俊英事件」,這兩天被牽涉入該案件的韓國娛樂界代表有增無減,新近被警方調查的對象,就是 3 年前曾因醉駕犯錯,但後來卻傳以權謀私,借其財力與同一圈中好友的影響力,向警方行賄用以掩蓋事實的 FTISLAND 成員「崔鍾訓」。

 

勝利、鄭俊英
圖片來源:互聯網

 

自一單接一單有關勝利、鄭俊英與崔鍾訓的醜聞被引爆以後,暴露韓國警方多次借收取演藝人的金錢賄賂,防礙司法公正,破壞應有的法規原則,讓韓國大眾爭相質疑今天韓國警察能否秉公辦理,主持客觀調查事件的公正性。

 

雖然警方在「勝利門」被爆踢以來,多次主動召開緊急記者會,就有關韓國警察成員收取勝利與崔鍾訓賄款,而從輕處理他們犯案一事的偏私行為澄清解話,但韓國國民事後對由警方主力調查,並傳召了勝利與鄭俊英協助調查的行動不敢完全盡信,尤其在有媒體公開了當年 2016 年時鄭俊英曾因偷拍其前女友的性愛影片而被對方向警方舉報時,負責該案件的警方,竟然勾結鄭俊英,協助他向維修其手機的公司請求銷毀手機內的資料,此事一公開後,警方在韓國公眾的印象也被抨擊至體無完膚。

 

鄭俊英
圖片來源:蘋果

 

面對公信力全失的韓國警方,這亦是向國民權益委員會舉報本次醜聞的方正賢律師,最終選擇該委員會,而放棄向警方舉報的因由。前身為「國民苦衷處理委員會」,現稱為「國民權益委員會」,其實就是一個由韓國總統直接處理,以維護國民權利,並調查公務機關貪腐及處理民情上達的國家監察濫權的機關。

往後為了重整韓國警方的公信印象,有關「勝利門」的調查情況,必須在檢察一方以和盤托出的方式,把所有在聊天室內的全部對話,作出徹底調查,並且要更深入追查,勝利的「Burning Sun」夜店與警方不正勾結事件的來龍去脈,否則難以平服公眾對警方的不滿情緒。

另外,除了極力監察韓國警方的動向,確保告密者的安全,也是對「勝利門」此案能否繼續公開更多鮮為人知,但對案情起決定性作用資訊的關鍵。韓國警方向來因為對舉報人的保護機制太鬆散,經常被公眾詬病,並阻礙了告密者向公眾剖白事實的決心。

 

勝利
圖片來源:蘋果

 

正準備推出新書,以公開 10 年前同門藝人師妹「張紫妍」,曾因遭受公司高層強迫向其他商界代表提供性服務,最終抵受不著壓力而自殺身亡事件的「尹智舞」,她當年曾經面對警方忽視她為保護「張紫妍」而提出證供,正好就是值得我們深思,韓國社會應如何保護告密者的安全。

正如尹智舞最近接受韓國媒體訪問,公開當年她向警方提供指證公司高層強迫張紫妍向別的企業代表提供性服務的有力證供時,當時警方多次要求她在深夜時間到警局提供資料,但途中她多番感受到已被別人跟蹤,自此以後心情難以平服下來過生活。

如今「勝利門」一事所牽連並震盪到韓國政經界傳統力量之大,實在有與「張紫妍自殺」一事不相伯仲。要保障最終調查能夠客觀,且不受阻礙地進行,可還受害人士一個清白,並向犯案人士繩之以法,加強告密者的安全保護,是對往後的事態發生至關重要。

 

參考:https://goo.gl/ZGJwJk

轉載自 Steve Chung 鍾樂偉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