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耀眼》:為青年與老人建立的對話之橋

* 內文含有劇集內容劇透,敬請留意

JTBC 月火劇《耀眼》(눈이 부시게),最終已打破該頻道同時段劇集收視最高的紀錄,華麗的 9.7% 結尾。該劇收視報捷,有韓國國民演員美譽「金惠子」賺人熱淚的動容演出,固然是《耀眼》收視出眾的主因。除此之外,能夠譜出觸動人心兼悲喜交集的劇本,並引發觀眾共鳴,該劇的幕後製作班底,更是居功至偉。

 

 

最初,單從劇集的簡介,《耀眼》的確未算是最吸引觀眾留意的一類劇目 — 「一部穿越時間的奇幻浪漫喜劇,描述還沒將自己的有限生命都過上一遍、就丟失自己的全部時光的女人,和自我放棄燦爛人生、虛度光陰的男人的故事」但就在劇集開播首兩集以後,當我們看到劇中女主角,25 歲的金惠子(韓志旼 飾)為了拯救因交通意外不慎失去了生命的父親(安內相 飾),不惜動用上自己曾經偶然尋獲的一只可以讓時間逆流的手錶,最終雖然把爸爸救回來,只可是同樣自己也得到了命運的懲罰,一夜間變成了銀髮婆婆(金惠子飾)時,這種劇情設定,由 25 歲的青年忽然轉為 70 歲的老人家,雖保留著青春的心境但卻挺著一副已年華老去的身軀,惠子面對的矛盾現況,還有男主角李俊河(南柱赫 飾)遭遇上不幸的家庭與人生衝擊,正是把觀眾吸引收看的動力,亦使收視率在初階段突破 5% 的原因。

 

後來,老去的惠子為了尋回她失去的光陰,以圖在老人中心內搶回,那只已被別人搶去,並戴在另一老公公手上的「逆轉時光手錶」。那一劇情轉節,解開了惠子為何一夜變老之迷,亦是讓劇集收視再突破上 8% 的因素。其後,踏入最後兩集,終於揭曉了惠子時光穿梭的原因,其實原是她的一場夢而已。70 歲的惠子其實就是她真正的現實身份,在夢中她反轉幻想自己變成自己兒子的女兒,並與俊河遺下了一場無疾而終的愛情。而實際上,數十年前還是年輕時代的惠子,的確曾經跟夢中樣貌一模一樣的俊河相愛過。相戀後二人並成家立室,只可是身為記者的俊河,卻因為在那個年代遭警察陷害,不幸被殺,而成了寡婦的惠子,靠一人之力養大了兒子,但卻多年來仍對俊河念念不忘。最終,踏進人生晚年的惠子,患上老人痴呆症,雖然失去了一切往事記憶,但卻跟兒子一解數十年來內心的鬱結,那段賺人熱淚的情節,亦把劇集收視推高至 9%,以最高峰的一刻閉幕收場。

建立一條世代之橋

《耀眼》之獨特之處,在於它有異於以往大部的劇集,單只是刻畫出代際間的矛盾,好像一是集中談論青年人面對當下艱難應付的社會與就業問題,或是借談論銀髮族生活,反思社會忽略了理解他們的內心世界。但《耀眼》則與別不同,它有更大的野心與人文關懷,透過講述一位同時過著 25 歲生活的 70 多歲老人身份,以她跟兩代好友(青年的好友賢珠與尚恩;長者的好友崔花英)並存相處,喚醒出叫我們多加留意代際間融合的人生價值。

近年韓國社會因著世代矛盾,青年人跟長者在爭奪社會資源上陷入難以磨合的對立面之上,各自跌進了孤獨和痛苦之中,只看到屬於他們的片面苦況(老人在厭惡老人的世界裡備受冷落;作爲「N 拋世代」的青年人卻一直傷心地控訴著看不見光明的未來願景),而《耀眼》則嘗試通過同時擁抱老年和青年的惠子一角,打破不同世代的單一理解,產生了代際溝通的橋樑作用。

善待弱者的美德

拆解《耀眼》一劇眾多位劇中人物,無獨有偶,大部份在劇集登場的角色,從老人院中的長者,到惠子身邊的兩位好友,以至她的兒子跟媳婦,全都是被社會主流忽略,甚至排擠的弱者。但借劇中 70 多歲的惠子身份,主動進入每一位弱者的心靈空間,善待他們的傷痕,讓我們重新感受出在社會上他們應存的價值所在。

好像惠子跟原來性格挑剔、不易相處的「香奈兒奶奶」,她透過將心比己的感知,讓對方感受出善意對待的誠意,最終穿破了她的心靈封鎖,並解開她的心結,主動重新跟別人交友;另外,又如惠子一直未有戴上有色眼鏡看待其他老人中心的院友,哪怕他是瞎子或是行動不便的老婦,她都會善於對待,最終更藉他們那些短處,反過來成為優點,把被困的俊河拯救出來;而後來患上了癡呆症的惠子,已忘掉媳婦的記憶,但身為她的媳婦,卻未有因此而放棄照顧婆婆的責任,一直守候在冷淡的丈夫與惠子身邊,不離不棄。這都是《耀眼》一劇想告訴給我們,了解別人的心聲,用心聆聽及善意對待,都是我們在面對當下冷漠的世界時,無論如何也應保留主動關心別人的溫度。

細緻觀察的作家威力

擁有緊湊的故事結構、意外的逆轉情節、還有重新喚起人們生活意志的結局,《耀眼》因而被不少觀眾評爲是談論人生起伏的佳作,而負責執筆劇本的作家團隊當然也備受外界關注。由李南奎與金秀珍作家共同執筆的《耀眼》,不是二人首次聚首創作的作品。兩位作家一起撰寫的前作包括有 JTBC《住在清潭洞》、KBS《熟女日記》及 JTBC《錐子》。

共同製作不是叫人感到意外的地方,反而是李南奎作家的出身,卻是引人注目。皆因原來他出道參與製作的作品,不是我們原預計的劇集,而是搞笑類綜藝節目。2007 年他曾經參與了 KBS 的現場搞笑節目《Gag Concert》,並且獲得過 KBS 演藝大賞的「最佳喜劇類節目作家獎」。後來,經歷過撰寫搞笑綜藝節目的洗禮,他才投入劇集劇本的編寫工作,且推出了如《錐子》與《老婆這週要出牆》等作品。

 

原來,韓國由綜藝或情景喜劇出身,再轉投身劇作家行列的創作人,取得佳績的代表近年也屢見不鮮。好像早前在 tvN 播畢的劇集《阿爾罕布拉宮的回憶》宋在貞作家,早年她便曾主力創作情景喜劇如《順風婦產科》。作為近年韓劇界其中一位為人稱頌的一個作家,宋在貞作家每每能夠透過她過人的想像力,在每一部作品內,都會習慣加上一些突破舊有制度的新嘗試,例如前年她的作品《W - 兩個世界》便加上了從虛擬漫畫次穿梭到現實環境的革新思維;早前完成的《阿爾罕布拉宮的回憶》,她也是首位在劇集內加入 AR 擴增實境技術元素的作家。而早年前負責製作綜藝《快樂星期天》的李祐汀作家,憑藉她過人觀人於微的洞察力,也有助了她後來成功撰寫了《請回答》一系列劇集,為人津津樂道。

 

能夠找出異出一般的話題,往往是這類曾經涉獵過綜藝或情景喜劇創作的作家,他們獨有的能力。例如李祐汀作家便懂得以找尋誰是女主角的丈夫,作為非一般的新概念,來創作出《請回答》的系列;如今李南奎作家一方面能借他曾經參與過搞笑綜藝節目的經驗,特意在《耀眼》內加入了孫浩俊偶爾神來之筆的無聊搞笑場面。而且,他也懂得以穿越題材講述了癡呆症老人的故事,拓寬了韓劇未曾突破的範圍。有言因為曾經參與過綜藝製作,久經訓練下使他們創出了突破框框的好奇心與擁有觀察每位演員特點的觀察力,便奠定了他們編寫出異出一般題材的佳作。

 

advertisement